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实践 >> 学术动态 >> 正文
梁文博|白描本子里的家园
添加时间:2020-05-20 09:56 点击数:

 

梁文博

客居泉城济南几十年,好羡慕一些老家在农村的同事放假回到自己的老家,去感受家园的氛围。我曾经为找不到自己的家园而心神不定,彷徨中打开自己的白描写生本子,这是我带学生下乡写生时所做的专题白描记录,也是我搞创作的第一素材,日积月累几十年下来已经积了厚厚的十几本。在翻动这些本子时我才突然发现,她承载着我的精神家园,记录着我从艺生涯的生命踪迹。随着年龄的增长,外出写生的机会少了,只好找出这些白描本子翻将开来,就像打开了一扇艺术的窗户,让我又看到了窗外的风景,像漫步在自己的家园,那是一块我情感注入的净土,是我滋生乡愁的原野,是大自然馈赠于我的宝贵财富。

《旷野》

《童年》之一

《田野》

 

我的写生本里只有春天和秋天,缺少冬天和夏天。因为冬天我怕冷,怕冻手,无法执笔;夏天又怕热,怕晒,怕蚊虫叮咬。记得早些年济南的夏天没有空调酷暑难耐,是我这个从海边来的胶东人最难熬的季节,汗水常常顺着下巴滴到画纸上,让人自然会想到汗滴禾下土的名句,而在我这里是汗滴案上图。所以冬夏这两个季节我是很少外出写生的。此时,我打开了一本春天写生的白描,走进了一段家园春色的记忆。这里春风吹拂,每天都上演着浪漫多彩的生命故事。为了躲避热闹的春天,我偶然走进一个老教堂的庭院,院中央一架紫藤吸引了我,紫色的花开得疏密有致,有的紫色像瀑布一样,遮住了粗壮的盘龙卧虹般的粗干,那是一颗百年老藤,像一个百岁老人正在抚摸着春天,静静地等着我的到来,这架紫色的灿烂云霞把我震撼,内心的柔软和敬畏正悄悄被唤醒,春天里的画笔终于落到了实处。我感恩春天的家园给我的馈赠,正是从老家烟台这座百年老教堂的庭院起步,开始了我在春天里一路寻访、考查、写生、创作紫藤和与紫藤有关的历程。近十多年,我寻访紫藤脚步遍布山东全省。例如嘉祥的青山寺、青州的范公寺、青岛的中山公园,济南的趵突泉公园,都曾留下我寻访的身影。近几年我寻访的足迹不断拓展,曾访问过苏州博物馆院内的一颗近四百年历史的老藤,据说是明代大画家文徵明亲手所植,举头望去如苍龙倒挂,气势恢宏,震撼着一代代前来拜谒的造访者。几年下来,我研究紫藤的写生已集有三四本之多,我常常打开这些本子,做着紫色的梦……

 

 

 秋天应该是我收获最多的季节,当难熬的夏季刚过,我有一种无法遏制的冲动,逃离这个躁动的城市,赶到田园中去!如果说热爱自然,我当然更热爱这种远离尘嚣的乡村自然,我喜欢在夕阳中的田垄间漫步,希望能看到垂着脑袋的向日葵。我对夏日里的向日葵好像没有好感,总感觉她扬着高傲的头向着太阳,有点张扬,开的花太黄显得有些刺眼,肥大的叶子太绿,绿的生生地没有一点变化。秋日的向日葵更让我觉得亲近,这时她已经变得谦虚了,静静的低着头,像一个很守妇道的村姑,叶子也不像夏天那么张扬和伸展,有些下垂,颜色也开始渐渐的变黄变赭,变的有些伤感。不知为什么,我的骨子里居然喜欢这种凄美的伤感,看到“她”总让我想起操劳一生已经远去多年的母亲,此时的眼角有些湿润。正是以这些向日葵的白描为基础,我创作了《骄阳》、《沉寂的阳光》等诸多代表性作品。后来我发现荷兰画家梵高也画了不少向日葵的作品,一些褪去了绿色完全变黄变赭的向日葵,原来他喜欢更老一点的向日葵,估计有恋母倾向。

《沉寂的阳光》

《秋漫沙坡头》

 

在我的写生家园里,秋天的残荷占了很大一块领地。一片残破的荷叶是一首诗,一阕词,一支元曲,那种伤秋的美,感动过多少文人骚客。老画家王雪涛是当代画荷的高手,在他画荷的日记中曾有画荷要取夏日的花,秋日的叶,二者要有机结合。此话虽然说不上经典,也应该是老先生一生画荷的心得。给我的印象很深,按照老先生的说法,我在夏日里避开长的饱满如盖的荷叶,直取那些半开半掩的肤如凝脂的花头纳入本子中。待到中秋时节,在大明湖畔那片残荷旁,有一位坐着马扎的常客,那就是我。我喜欢静观秋荷迎风摇曳的丰姿,变化多端的风情,那种被霜露轻轻打过微残的状态,多了一层风花雪月的凄美。我已经可以与她们对话,与她们为友了。我一边认真的勾画她们的形态和神情,一边努力的去体验她们的心情和境界。这应该是一种带着主观情感的直观把握。我沉醉在与残荷窃窃私语的境界里,以清凉的心观察,以平常的心感受,以欢喜的心慢慢的取舍,锤炼打磨,完成了自己对秋荷的写生到创作的修行。秋天的家园多了些韵致,绚烂多彩而肃穆庄严,似朦胧而清明,充满了大彻大悟的味道。

《江南写生之一》

《江南写生之二》

《江南写生之五》

《江南写生之七》

 

在这个疫情漫染地球家园的春天里,居家隔离的我独自承担着孤独和清冷,一种时光流逝的困顿,内心充满了难以言状的缠绵与不安,只好打开承载着我的精神家园的本子,悄悄的躲了进去。尽管这里的线条组成的画面过于单纯和朴实,但却充满想象和浪漫,为我日后的创作留出了补充画面意境的伸展空间。其实这里不仅有春天的紫藤,秋天的向日葵与残荷,还有黄土高原的窑洞,米脂的老街,有沂蒙乡间小路,有微山湖的芦苇和鱼鹰。明末大画家陈老莲晚年有一枕读道书,余年不需假的名句,我有一摞白描本子,闲来打开走进自己的天地,晚年大概也不会太寂寞。

 

梁文博“抗疫”题材速写笔记

赶往疫区

检测疫情

抗疫间息

防疫消毒

 

审核:孙磊

()

 

 

© Copyright 2009-2015 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