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实践 >> 学术动态 >> 正文
忆山东油画的开拓者陈皋
添加时间:2020-04-11 09:07 点击数:

 

编者按:1988415日,我省著名油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分会会员、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第一油画工作室副主任、副教授陈皋同志,在学校招生工作中,因突发疾病逝世。这篇文章是陈皋先生的遗孀、我校离休教师郭聿瑞所写。今天发布在这里,以纪念陈皋先生!

忆山东油画的开拓者陈皋

1931年,陈皋出生于江苏省海安县。他对绘画的喜爱似是与生俱来,三四岁开始用木棒在地面上随意涂鸦,上学后也总是挤出一切课余时间,用废纸旧本子画各种大小人物及各类动植物。老师同学都知道这个学生特别爱画画,连乡政府也知道有这么个会画画的孩子,还交给他一项任务,让他在村里的墙面上画宣传画。那年他才9岁,当然画得不好,但也有乡亲竖起大拇指夸这小孩。第二年,他便随从事教职的父亲来到上海市,在那里读完了中小学。

微信图片_20200411185733

1950年,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后改称浙江美院,今中国美院)普美绘画扩大招生,陈皋报名参加了考试,但他一直都是自己摸索着画画,什么基本技法和基础知识都不具备,考分不及格。当时,是惜才的江丰院长在口试中发现这个穿着朴素的穷学生造型能力还行,有挚爱绘画的倔劲,有绘画天赋,才特招他试读的。入校后,师从颜文樑、王流秋等美术大家,陈皋如海绵吸水般兴奋地汲取知识,节假日也从不休息,日夜苦练,专业进步神速,一两个学期过后,不但“试读”转为正式就读,他的成绩甚至已经名列前茅了。1954年,他毕业分配到山东省文化局美术工作室任创作员,不久又调至省文联美术家协会任专职画家,这是陈皋衷心热爱的工作。

那年月画油画的师友极少,油画也比较难画,但陈皋却偏爱油画。他自制了小画箱,整天背着不知疲倦地四处写生,不断钻研练习油画色彩与技法。他深入生活,既走进名山大川,又深入山村渔村,也到新建钢厂的高炉旁,熟悉劳动人民的各种生活,与地方名人和村里老汉倾心交谈,累病烧伤也不顾及,因此创作中他运笔从容、意气沉着、神采流动、自然天成。从二十多岁到四十多岁,他接连创作的数十幅绘画作品,在《美术》等重要报刊上发表、出版。其中《长征路上》《黄河之晨》《舍父弃子救伤员》《渔村小景》等油画作品,入选参加全国美展,并被“淮海战役纪念馆”“北京军事博物馆”等国内外有关机构收藏。1959年,他到青岛写生后倾尽心血创作出雄伟瑰丽的巨幅油画《东海之晨》,制成绒绣悬挂在新建成的北京人民大会堂,获得周恩来总理等各级领导人的赞誉。五十至七十年代,在省市及全国各级美展上,陈皋作为山东油画的形象代表频频亮相,影响并推动了山东油画的不断发展,被称为山东油画的开拓者,独当一面二十多年。

微信图片_20200411185653微信图片_20200411185718微信图片_20200411185754微信图片_20200411185827微信图片_20200411185834

文革中,省文联解散,大部分人员下放到泗水县农村劳动。杨得志司令员特调陈皋到刚扩建的莱芜钢铁厂搞“红化”,画主席像,满墙写标语。其间他培养的工人绘画爱好者,后来考上艺术院校,成长为专业画家的也不少,如胡立民等。

出生于潍县城的张洪祥,到浙美学习后,又在南方工作几年,七十年代末回到山东。他的油画作品又多又好,陈皋诚心敬佩这位优秀的学弟。正巧,1978年底山东艺术专科学校改建为山东艺术学院,开设本科专业,特调他俩来任教,二人决心认真培养学生登上美术舞台当主角。他们坚持在课堂上进行示范教学,并针对每位学生的造型与色彩特点具体精准指导,效果甚佳,他们教的第一届学生闫萍、王力克、杨庆义等后来都成为全国油画界拔尖的知名画家。以赵玉琢、陈皋、张洪祥为首的教学组,于1989年荣获国家教育部颁发的“教学成果奖”,陈皋本人也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他在这一阶段创作的《窥火》《姐妹重逢》等油画作品也名噪一时,至今仍有重要画展前来约展。

微信图片_20200411185642微信图片_20200411185813微信图片_20200411185819

陈皋品德高尚,脾气特别温和,从小在家里对长辈和弟弟妹妹十分关爱,上学后对老师同学,工作中对同事,结婚后对妻女,都很自然地爱敬,他特别谦诚善良,勤劳和悦完全出自本性。工作中对同志,无论对方年龄长幼、职务高低,他同样学其长、避其短,专业与大小事情都竭诚相助;生活中对邻里,有困难时无论大小他也都从人力物力财力上主动帮忙。他去世多年之后,还常有旧人谈起当年接受他的善意。作为他的妻子,有些琐细小事,连我都是第一次听说,当事人却时隔多年也不能忘怀,说他令人感动与尊敬,夸他虽为南方大城市来的名画家,却比以淳朴善良闻名的山东人更加诚挚温厚。

微信图片_20200411185727微信图片_20200411185807

1988年山艺招生季,张洪祥与杨松林因事不能阅卷,教学组只有陈皋一名教授主管招生,他带领杨庆义、宋齐鸣、王克举、王力克等几位年轻老师负责阅卷。那时条件简陋,时间又紧,上千张画纸轮番铺在展厅地上,从早到晚四五道工序,一次次低头弯腰地对比评判,各种卷子按百分制打分,夜里陈皋再加班加点,将速写、素描、彩画等各科卷子得分按权重比例换算出总分,以便给考生排出名次,才能张榜发通知。那时没有如今各种便利的自动换算工具,每个考生每科试卷的得分都要人工换算,连续八个昼夜,累得他皱眉苦脸地歪倒在沙发上叹息!他多年坚持早起晨练,保持得身材匀称、精力充沛,体质比较好,我摸摸他的额头不发烧,认为没什么大病,只是突击任务太累,过了这一段,好好休息休息就好了,未料到此时他已出现了脑梗,第二天早上便起不了床,也说不清话了!我赶紧跑到住得较近的王力克家,简述陈皋的病情,请他帮忙找人送医院,力克放下饭碗就出来奔走。那年月不懂得叫救护车,等找来担架,借来大卡车,把他从我家住的三楼抬下去,待送到齐鲁医院急诊室时已近中午,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他已昏迷不醒!医生专家初步检查,他的血压与心电图都正常,无脑梗病因,可CT检查的结果却显示为“脑干大面积梗塞”!我们告诉医生他连续几夜加班阅卷的事情,医生的结论是“劳累过度”!院系领导与不少师生都赶到医院守候,安抚我们母女。陈皋病危的消息口口相传,震惊了美术界!北京、杭州、青岛、潍坊的画家纷纷赶来济南探视,令我母女倍加感动。但是,打了四天吊瓶、上了几天呼吸机,各种治疗都没能挽回陈皋的生命!甭提我和孩子回到家里像突然墙倒屋塌一样的惊愕悲痛!那么健康又乐观的亲人,还不满57岁,怎么霎时就没有了?对他宠爱的妻女打击实在太大了!

当时,山艺举办了最隆重的追悼会,全院师生及省文联、省文化局、省教育厅等领导机构来的人不少,陈皋的弟弟妹妹从上海和安徽等地全都赶来了。不久,山艺下达了(8827号文件《拟定陈皋因公牺牲的通知》。他去世后以及1993年省美协、山艺与我个人为纪念他去世五周年而举办陈皋遗作展时,单应桂、张洪祥等省内外好几位教授数次撰文、讲话,共同高度评价陈皋为山东油画勤奋奉献的一生,并在《山东艺院报》《齐鲁晚报》《大众日报》等报刊发表,其中也包括我写作的《四月情思》,令广大师生倍加感念。当时,陈皋母校的同学,时任浙江美院院长肖峰亲自致电、来信,跟我们夸奖“陈皋在本校上学时专业进步特别快,工作后勤奋创作,作品又多又好,教学中倾注心血,培养的学生已扬名全国。他的艺术生命永远活在我们心中,陈皋是浙江美院的骄傲!”

陈皋,作为你的妻子,我想对你说:1958年省级干部下放劳动一年,我分到桓台县乡下劳动。当时,地区文化部门的领导得知我是山艺教师,特提前调我留在当时山东最贫困的惠民地区工作。此时我俩正在热恋,异地数年也丝毫没有影响我俩的感情,1961年咱俩婚后又分居两地整十年,你心疼妻子带孩子上班日夜操劳,隔段时日便乘夜车走土路,冒着被劫的风险探视妻女,进门就到厨房炒菜,还包揽一切杂务。这十年中,也有年轻姑娘主动到你宿舍示爱,你都委婉劝退,加上你对家人亲恳柔和的一言一行,都是你挚爱妻女的深情和你高尚品德的表现!我们27年的婚姻生活虽然艰苦,却十分甜美,是和畅幸福的。如今你离开32年了,这一万一千六百多个日夜啊,你的音容笑貌每天都在我的眼前萦绕,真是太想你,太想你了!

我深信,陈皋的灵魂不息。你最挂记的山艺油画专业,早已不是你教学时隔年招生,只有两个年级二十多个学生啰,感谢党的新决策,改革开放促巨变,山艺油画专业已发展成美术学院油画系,在校生达数百名。如今的骨干教师有好几位都是你教过的学生,他们培养的后辈学子也早已遍布全国,走向世界!你的学生王力克已任在校生过万的山艺院长!现在你可安静知足地长眠,亦可轻松愉快地在另一个世界为山艺油画的开拓发展而自豪!

 

你的遗孀  郭聿瑞

2020

微信图片_20200411185758 - 副本微信图片_20200411185841 - 副本

()

 

 

© Copyright 2009-2015 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